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分类: 我听 / 发布于2016-7-28
1673 人气 / 0 评论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每周二出品。图文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钛媒体特别授权请勿转载】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在互联网行业,加班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打开那些职场社交软件,吐槽XXX公司是血汗工厂、XXX公司员工是加班机器的匿名帖子到处都是,当钛媒体记者联系他们或者我身边为加班所累的人,想要他们“实名”聊一聊加班,结果几乎全是拒绝。

我们每个人的现实状况都如此,面对生计和人情,身不由己。但我知道,对那些埋头创业的人来说,基本没有加班这个概念,因为那甚至是他们孤注一掷的筹码,也是他们能活下去的充分必要条件。如果你也在创业路上,我们一起干了下面这碗鸡汤吧。

除了以往的图文形式,钛媒体影像《在线》从这一期开始将推出视频,每周二我们继续讲故事,关于你我他,关于我们的时代。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2016年3月5日00:07,北京莱锦创意产业园,DV篮球部落的4名台湾北漂正在加班。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2月底以来,他们一直在准备将到来的线下三人制赛事活动,熬到凌晨是常有的事。加班很累,创始人周辰彦(右)说,这是第一次在大陆办活动,比较紧张,很多细节需要反复核对沟通。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4人是很好的朋友,住在一起,工作也在一起,加班在一起,关系好到笑点都一样。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凌晨1:10,忙完球赛预算的事情,他们轻松地走出了办公室,住处就在办公室对面,步行10分钟能达到。下班后,他们商量要不要去吃宵夜,最后他们没去,因为累了。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3月2日21:48,北京,王宝臣(中)在孵化器办公点与同事讨论产品。他们的产品创客贴是一款面向非专业用户的在线设计工具,3月份以来他们一直在完善细节,准备A轮。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王宝臣是创始人,1993年出生,团队14个人,都是90后。“我们现在全员股东,对我们来说,只有拼,只有比别人做得多才有机会活下去。”王宝臣每天下班时间都在11点以后,“在办公室有工作状态,可以头脑风暴。”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住处距离办公室3公里,下班回家要么拼车,要么坐伙伴的小电驴。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3月3日23:44,北京,VR团队三目猴科技联合创始人吴祥东在赶工准备急需提交给应用商店的APP专利文件。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由于团队人员变动,加班成了他最近的常态。桌上的红牛和洗面奶,都是用来提神的。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另一间办公室,创始人钟杰也在忙于案头工作。他最近在招人上花了不少心思,“现在更多人只是按工作要求自己,不是按创业要求自己,我们找人卡得很紧,因为相比其他损失,创业公司招错人损失更大。”他很希望找到合适的人,大家一起确定一个目标,齐心协力去达成目标,一起去获得成就感。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离开办公室前,吴祥东和钟杰讨论了一些招聘的问题。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3月4日1:08,两人完成工作后,下班回家。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3月4日21:00,石景山创业公社,聊完正事,简少年(右)与合伙人MIke在休息区玩起了桌面足球。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2015年年底,简少年带着妻子和2个月大的孩子,从台湾来到北京创业时,大家都说他疯了,他说北京的空间很大,他赌的是20年后的自己和北京。他们做了一款娱乐产品,已经拿到了天使,“产品3月底上线,现在孩子5个月了,老婆也在找工作中。”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3月3日晚,中关村新科祥园惠启学教育,下课送走奥数班的几个孩子后,周玲在教室继续工作。她是数学老师,2011年开始办补习学校。海淀,尤其是中关村,名校小升初的考试竞争极其激烈。周玲说,这些年自己从来没在晚上12点前休息过,下课后写教案、复盘每个孩子的情况并跟家长及时沟通。“这边的家长普遍学历高,对孩子要求也很高。”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针对不同名校,需要编写不同的教材。“竞争真的非常激烈,家长更辛苦,很多妈妈辞掉很好的工作专职带孩子的。”周玲说,以前还有家长下班后,全程加班陪着孩子上课,边听边记笔记,就为了回家能辅导孩子,“海淀这边,大环境是这样,孩子也理解家长的意图,大部分都能够静下心来学。”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22:09,女儿打来电话问周玲什么时候回家。这些年,她独自照顾女儿,方便照顾女儿也是她当初开补习学校的原因之一,现在女儿工作了,她说自己没了后顾之忧,更多的精力都放在教学上,“我用心,这边的家长也才放心把孩子交给我”。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创业路上夜归人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20个赞
  • 微信扫码
随机浏览
相关资源:VR/创业/科技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